mooyu

只会吹水,不会画画。*人傻好相处

bug多多的鱼

17不足,我要死了(

『LL』À san/圣光 3.2

虽然坑了这么久,但以阑尾出名的喃喃终于想起她的ll并决定继续更(我鼓掌

而且魔幻的世界观也很新颖啊!!

阿兹尔(尝试复活):

『现在的我,和龙有什么区别呢?』像是看透了矢泽妮可的心思,高坂穗乃果自言自语道,『一个人呆在这儿,被人们惧怕,又被伙伴抛弃。』

矢泽妮可转身用皮鞋踢了踢她的下巴:「你在说些什么?你认为小鸟把你弄到这里来,是另有心思?」

『……我觉得可能是小海。』龙低声叹着气,热空气就从它的鼻孔里喷向火法师,『但一定是有其他原因。』

优秀的皇家法师皱起眉头,她被龙喷了满身灰尘,心里憋着气说不出话。她狠狠地瞪着无辜看着自己的巨龙,如果这头巨龙不是高坂穗乃果,她可能掏出几十个魔法就往对方脸上砸去了:「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是小鸟别有用心?为什么一定是海未陛下?」

火法师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狠狠地拍打高坂穗乃果的鳞片:「你忘了,你是怎么变成这幅样子的?!」

『呃……小鸟的可爱魔法……』

「打住吧!你一点也不可爱!」矢泽妮可大吼大叫,空穴回荡着她的咆哮声,「你觉得我还在陪你做梦?你真的知道这些哄小孩的话背后实施着怎样的噩梦吗?!」

火法师的怒吼使高坂穗乃果活跃的气氛瞬间沉默下来,巨龙有些难以置信。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比小鸟先找到『秘器』吗?你知道现在驻扎在西森林的军队准备南下了吗?你知道园田陛下派出人往极北去了吗?」

「你到底还在做什么美梦啊……穗乃果?」

巨龙愣愣地看着矢泽妮可。她看着这个一直跟随自己征战的人,回忆着自己和南小鸟她们都故事。是的,高坂穗乃果还沉溺在梦中,但是……

她绝不因此而沉默。

明明这里到处都是火焰,但是西木野真姬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冰冷下来。小泉花阳说得对,现在她的状态还不足以和独角兽的魔法匹敌。

时间对于龙类而言是不屑于去珍惜的东西,对时间概念淡薄的西木野真姬也能从尤考·亚历山大所散发出的魔力感受到时间对她的不同寻常。

『你沉睡了多久?』西木野真姬落到高处,她一边给自己寻找休息的机会一边向曾经的女王抛出问题。但她还没歇到一秒,她就不得不张开翅膀飞离那个地方。

尤考·亚历山大从烟雾中抬起头,她看起来游刃有余:「从这个国家灭亡的那一刻开始。」

红龙不用计算也知道这位女王的年纪差不多是自己父母的一半。直到今年,西木野真姬也不过才百岁出头,对于长命的种族而言,真的还只是婴幼儿。

尤考·亚历山大刚刚苏醒,因此魔力和体力非常充沛;反观西木野真姬,在短时间内两次龙形态,现在魔力根本谈不上充足,保持这种半龙半人的形态都异常困难。她在这种环境都偏袒于对方的战场战斗非常困难,更何况她本职只是一名牧师。

一定会有其他方法。红龙吃力地拔高,她周身沐浴着火焰,仿佛是这个黑暗的地下角斗场的太阳。

「真是耀眼,但你觉得这样的障眼法能持续多久?」尤考·亚历山大停下了动作,西木野真姬看到她表情狰狞地闭上了眼睛。

虽说独角兽的确是出没在月光下的森林中……

西木野真姬似乎想到什么,她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个计划,然后收回了火焰。尤考·亚历山大趁势抬起前蹄,她头上的尖角也大放光芒,虽然远不及西木野真姬那般闪耀,但也足以让观众席上的小泉花阳花了眼。

闭上眼睛的小泉花阳感受到空气中的水元素浮躁起来了。

「她到底……会多少种元素魔法……」到此为止,精灵已经目睹女王使用过数种元素魔法,每一次魔法的释放,环境中的元素之力都变得异常清晰——不光是火元素,这个地方肉眼不可见的元素,尤考·亚历山大都将它们从空气中剥离出来。

那才叫做祭祀啊……

「花阳亲!」精灵被突然出现的潜行者按住了手腕,「凛……凛刚刚……好像被幻术迷住了喵……」当星空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泉花阳才感受到对方手掌发凉。

「凛看到……一个很像花阳亲的精灵站在山丘上,和一只红色的龙对话……然后……然后地上到处都是兽人的残骸……天上还下着雪……」

星空凛不知所措地抓着她的手,精灵却因潜行者的话陷入沉思中。小泉花阳犹豫了一下,她伸出手抚摸着星空凛的额头,温和的魔力进入对方的身体,驱散了星空凛的不适。

即使残留在星空凛身体中的术士魔力使小泉花阳战栗,但精灵仍然鼓起勇气面对她的挚友:「的确是幻术,小凛,现在已经没事关系咯。」

星空凛虽然没有魔法的天赋,但是幻术也不会轻易的迷惑这只警觉的兽人。小泉花阳意识到星空凛是触及到了某种东西,她抬头看看正在和独角兽女王搏斗的西木野真姬:「小凛,带我去你出现幻觉的地方。」

「很危险啊花阳亲!」

「但是现在小真姬更危险。」精灵一把按住潜行者的肩膀,「那种战斗我们没法参与……至少现在不行。因此现在我们要找到『钥匙』。」

星空凛皱起眉头,她沉默了一会,才脸色沉重的点点头。

『吼啊啊啊啊——』

年幼的红龙保持着平衡,她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盛,但是她飞行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怎么?龙就只有这点本事吗?你看起来也不算小孩子吧?」尤考·亚历山大挥舞着右臂的长枪,金光凝聚在枪上,只是一瞬间就发射出一束激光。西木野真姬拔高,尾尖却被光束刮了个结结实实,当她抬起尾巴来,尾部的鳞片已经完全被烧掉了,只露出鲜嫩的皮下肉和灼热的疼痛。

好疼。红龙的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她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平日里的鳞片都是闪闪发亮的。

西木野真姬有些打退堂鼓了,她微微侧身想找到这个固有结界的突破口,却瞥到牵着小泉花阳在观众席上奔跑的星空凛。她身后的精灵已经快不能呼吸了,却还在勉强自己跟上潜行者的步伐。

要逃吗?才不要。

红龙深吸一口气,她压缩肺部的气体,嘹亮地长鸣混合着火焰一并从她喉咙里喷涌而出,整个角斗场的地面开始被她疯狂破坏。

——烧毁尤考·亚历山大所能移动的所有地点。

其实她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但是碍于体力和魔力消耗过大,打算再耗一段时间。但是尤考·亚历山大可不这么想,她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全力,势必一次击败西木野真姬。

红龙顾不上脸颊上的外骨骼被独角兽的反击击碎,拼命压缩肺部的气体和魔力,喷出更多的火焰。从观众席上来看,这个角斗场就像是被岩浆覆盖般让人战栗。

被星空凛牵住的小泉花阳吃力的举起法杖,借助西木野真姬的法杖的极优魔导能力,她尝试着把空气中的水元素剥离出来,但很遗憾她并没有成功,只能继续喘着气在灼热的观众席上奔跑着。

奔跑中的星空凛抽出空隙时间看着角斗场的战况。西木野真姬就像传说中的邪龙似的一边在角斗场上空盘旋,一边喷着火焰灼烧地面的一切。即便这个场面使人难以相信西木野真姬只是为了自保,但眼尖的星空凛已经看到西木野真姬紧咬牙关强撑的模样了。

「花阳亲,小真姬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喵!」星空凛突然停下来,小泉花阳剧烈咳嗽着跪在地上,看来精灵祭祀也没多少体力了。

这种情况之下,星空凛肯定会去帮助西木野真姬,但是底下与西木野真姬对战的是传说中兽人的顶点,万兽之王的贤王尤考·亚历山大……作为一名普通的兽人,星空凛本能的恐惧着那位女王。

精灵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她紧紧拽着自己的衣领,总算把呼吸调整过来。她刚刚抬头,就看到星空凛带着颤抖的声音后退,然后一个身披火焰的物体就从她头上划过,狠狠地撞进了观众席的石板中。

「小真姬?!」

身边的空气突然灼热起来,一股气流从角斗场中间散发出来,小泉花阳回过头——一把金色的巨枪在火焰中挺立着。手持巨枪的尤考·亚历山大的双眸如鲜血般猩红,让她想到了穿着钢铁铠甲的帝国军。

这就是……战场,西木野真姬……会输。

这样的想法瞬间侵略了她的大脑,精灵是下意识就站起来。她举起法杖闭上双眼,嘴里吟唱着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就在此时此刻,竖立的长枪突然向后倾斜,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她们所在的位置落下。

小泉花阳就站在那里念着古怪的语言,而陷入石堆中的西木野真姬已经没有活动了。星空凛就在这种时候,依旧是依靠本能的抽出根本不够看的弯刀,再一次站在小泉花阳身前——

「叱嘎嘎嘎——」长枪撞上不可视的屏障,发出刺耳的尖啸。这次星空凛清晰的看见,在长枪停顿的地方有类似墙砖的东西不停的闪烁。

这就是魔法。这一瞬间,潜行者感到自己无比轻盈,那把来自她先祖的长枪已经无法再让她颤抖。

『呼啊啊啊啊!』

星空凛正在困惑这是谁的咆哮,转头之时就目睹了外骨骼已经破碎却依旧沐浴火焰的半龙化西木野真姬往前冲去。

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躲在花阳亲的屏障下面也没有关系的。为什么要冲上去?明明就无法击败那个人。这样的想法在星空凛的脑海里鱼贯而出,她的视觉就像被放慢了一样,西木野真姬一帧一帧的从她身边掠过,带着令人窒息的灼热气浪和怒吼。

——凛知道了、这就是兽人为什么无法完成东征的原因吧。

遵从本能,过着安稳自在,自认为自由的生活。目标会因为时间而被抹去,信念会因为打击而丧失,意志会因为恐惧而磨灭;这一切都是动物回避外界伤害的本能反应。

兽人们看起来还安稳的活在戈利尔平原,但是帝国军的铁蹄早就连着他们的尊严践踏光了——所谓的与兽人共存的过度、不也存在着兽人奴隶吗?因为铁笼中的兽人不是自己,因为被帝国军清扫的不是自己,所以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类」。

本能——拯救兽人——毁灭兽人。

这一刻,潜行者感受到了差距。为什么龙会被誉为传说之物——为何古老兽人王国会走向灭亡——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滚烫,心脏发烫,就像被灌入了岩浆。兽人少女颇为狼狈地坐在地上,她的胸口上下起伏,目光却依旧注视着角斗场中央、火海中的尤考·亚历山大。

「你觉得你还能翻云覆雨吗?!」这一次,独角兽女王的喊声明显是被激怒了。她的长枪和小泉花阳用尽魔力紧急展开的盾一起破碎了,西木野真姬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立刻扑上去继续灼烧。

『区区独角兽——』

西木野真姬继续自己的计划,现在尤考·亚历山大只能站在破碎地面的一块高处,躲避燃烧的大地,就是这个进退维谷的机会被稚嫩的红龙抓住了。西木野真姬围绕着尤考·亚历山大高速旋转,火焰随着红龙带动的气流攀升,仅仅两三秒火龙卷就吞噬了独角兽女王。

红龙从火龙卷中脱身而出,来到火龙卷的中心,开始积蓄肺中的火焰。

尤考·亚历山大意识到了红龙这一次的攻击足以致命,她四面环顾,最后怒视着半空中的西木野真姬,一边咆哮着一边接力跃起,犹如一道利剑般往正在蓄力的西木野真姬刺去。

她想要同归于尽,在被这个稚嫩而聪明的红龙耍了之后。

看着打算拉着她一同赴死的独角兽女王,西木野真姬并没有慌。她虚张开翅膀,用尽力气对着向她袭来的「利剑」喷射出火焰,顿时昏暗的地下世界如白昼般明亮。

——。

巨大的轰鸣声瞬间淹没了整个固有结界,小泉花阳痛苦的捂住了耳朵,同样状态的星空凛却看到了犹如精灵的不可视之盾一样的透明膜。

心脏再次滚烫起来。

伸手,触摸。

玻璃(本能)破碎。

两人产生的庞大魔力席卷了整个地下空间,这个古老的遗迹开始坍塌,星空凛抱起还处于呆滞状态的小泉花阳寻找安全点。

西木野真姬因为突然的塌陷有些分神,尤考·亚历山大借此机会用尽魔力打算誓死一搏:「陪我下葬吧——!!!」突然的发力让本身已经快要虚脱的西木野真姬毫无反应的时间,独角兽彩色的光芒即将吞噬她。

——「抱歉、这个家伙的薪水我还没付呢nico。」

——「请你回去统治你那已经死亡的国度吧。」

不可思议、温柔的光屏障包裹住了半龙化的西木野真姬。虽然没有任何减轻她痛处的功能,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父母的翅膀下酣眠般令人放心。红龙回过头,那个站在空洞边缘,穿着与身材不符的娇小魔法师正冲着她笑。

矢泽妮可总算赶到了。

西木野真姬移开目光,看到星空凛背着小泉花阳借助落下的石块往上跳跃,不一会就回到了地面上。

已经没关系了吗……如此想到,西木野真姬终于垂下眼睑。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红龙看到的是尤考·亚历山大如慈母般的微笑。那温柔如水的眼眸中所倒映的——

『马车上的我们三个人。』

很少有人见过宫殿内的辉煌,东条希是少数人之一。

南小鸟的近卫骑士统堂英玲奈护送她来到这个铺有鹅毛地毯的硕大房间后,就自行退去了。

紫发的精灵左左右右打量着这个点着蜡烛的昏暗房间,觉得这里和地狱没什么差别,唯一让人感到违和的也只有房间中央,被供奉着的「神」的雕像。

这样的「神」到底能够做些什么?

「啊、小希来啦。」如鸟儿般婉转的声音想起,东条希本能地换上笑容,墨绿的眼眸浮上一层温柔似水的笑意。她看着身着神圣的教皇大衣、站在高台上的南小鸟的眼神,就如同看着自己的至亲之人般柔软:「咱打扰到你了?」

南小鸟有些不顾形象地提起摆裙,她奔跑的声音淹没在地上作为地毯的羽毛里,她就像一个在云中嬉戏的天使般来到东条希的面前:「没有!小希来得刚刚好!」

东条希看着帝国的教皇孩童似的笑颜和红扑扑的脸颊,笑意更加深刻了:「没有打扰到你就好,看来小鸟的『神』还是很容忍咱。」话毕,南小鸟不满地撅起嘴,躲在东条希的怀里撒娇,后者也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妮可亲已经被咱说服了,她回皇家魔法学院的时间也迫在眉睫——陛下最近看起来很烦躁?」东条希问。

「小海呀,」南小鸟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她虽然很想为小果复仇,但是似乎根本没有勇气南下呢。」

东条希偏过头,看着南小鸟整理自己的头发:「摇摆不定,不敢打破陈旧的束缚,这就是小海呐。」她说完,很自豪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总结得很到位。末了她看着坐在旁边的东条希,再一次露出干净的笑容:「不过小希也不要担心啦,就算小海再怎么退却,小鸟也会鼓励她打进南森林的。」

「因为那是小希的愿望呀。」

羽毛般纯洁的少女,到底是残暴的教派统治者,还是被人利用的天使?

紫发的精灵紧紧闭着嘴,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表象而已。

「咱一直很放心小鸟,不过背着陛下去戈利尔平原找那个什么遗址,真的好吗?」

「唔、小希都知道了啊。」南小鸟鼓起了腮帮。

东条希笑着戳了戳她的脸颊回应道:「因为妮可亲亲自去了一趟。你们在争什么东西?不……应该是说,小鸟你有比起园田陛下,更有兴趣的东西吗?」

南小鸟望着天花板思索了一下,她用手指撑着自己的脸颊,显出一副苦恼的表情:「比小海更有兴趣的是不可能有啦,我对那个地方的东西没什么兴趣,给那三个冒险者说的话也是撒谎而已。」

「小鸟我啊,仅仅是单纯地想看到,小妮可绝望的眼神罢了。」

危险的发言、玩弄性的目的,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目睹,东条希根本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少女是可以左右这个恐怖帝国的教皇。

「但是小鸟,你真的要把所有的兵力交给陛下南下吗?」紫发精灵说出了她的困惑和不安,翠绿的眼眸因此染上了急切。

但是被尊为教皇的少女安静地坐在那里,她看着东条希,蜜色的眼眸里仿佛是说不清的眷恋——和她的王子殿下的背影。少女依旧带着甜蜜的微笑,这个时候她和全天下陷入爱恋的少女一样,眼中只剩下了她眷恋的那个人。

「当然了,我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小海,我还要帝国的毁灭——和她的落败。」

「这就是,南小鸟的爱。」

天真无邪的少女,对着来自南森林的精灵使者,一如既往地炫耀着自己的爱恋。

大门关上,东条希顺着门坐到地上。

她感到寒冷,浑身上下却颤抖着冒着汗。精灵使者的胃有些抽搐,她强忍着不适从地上站起来,却感到一阵恶心。

精灵一边干呕着一边跪下,她吐不出任何东西,正如她现在没有任何退路。

南小鸟的目的,竟然不是让园田海未得到南下的胜利。那她抓住园田海未想要为高坂穗乃果平反的心理,向她献策南下的计谋,到底有什么意义?胜利仅仅停留在南森林?这场战争仅仅摧毁自己憎恶的人?东条希开始怀疑自己是被利用的人,但是提出这个计划的,无疑只有她这个异乡人。

紫发精灵冷静下来,这场战争的胜利会给教皇带来更加丰硕的信仰,这是南小鸟当初同意她提议的原因。东条希也能看出来,这个国家的天平正在向南小鸟倾斜,所以比起去讨好那些上战场的野蛮人,她选择了坐在权利顶点的教皇。

她曾坚信南小鸟是为了扩张更多的权利才帮助自己向园田海未献策,但现在看来,她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

东条希稳定了情绪,她扶着墙壁站起来。这个时候夕阳已经彻底落下了,天空最后一丝光辉也被黑暗完全吞噬,整个皇城都被黑暗笼罩着。

这份无法照亮的黑暗就如同蔓延在她和南小鸟直接的迷雾,那个天真纯洁女人的白袍下面,是不是比这个夜更加浓厚的黑暗呢?

「……抱歉呐妮可亲,看来你已经没有时间拯救高坂殿下了。」东条希站在连廊上自言自语,「即使是南下失败,这个国家也将不复存在了……如此冰冷而残酷的未来,那个冒险者、能够拯救吗?」

漆黑的深夜啊……居然连月光都没有。


「可以的话……咱能够得到救赎吗?」

梦里到处都是雪。

西木野真姬觉得自己四肢乏力,艰难地走在雪地上。

地上的积雪已经漫过她的膝盖,可是暴风雪就没有停过。她讨厌寒冷,可是却依旧在往前走。

她感觉自己的脸颊被割伤了,因为有温润的液体流了出来;她的翅膀不能释放出来,就像是手臂不能举起那样让人困扰。雏龙的步伐越来越小,风暴也越来越强烈,就像透过她的衣物刮伤了她整个身体。

西木野真姬觉得自己很冷,可是身体又在发烫。『我一定是糊涂了。』她想,『没事在这个地方走着,就像是凛没事去招惹旅馆里的冒险者。』

雏龙坚持不下去了,她需要火和温度,她是红龙,被火焰祝福的龙。

所以——奇迹出现了。

西木野真姬猛然睁开眼睛。

恍惚之中她看见小泉花阳用她的法杖召唤出了火,并且落到自己的身上。星空凛和她慌慌张张地跳起来,弄得屋子一团乱,最后矢泽妮可看不下去了,提起一桶水就往她身上倒去。

虽然很痛,而且冰冷刺骨,但是好歹是活了过来。

「小真姬!」星空凛在矢泽妮可和小泉花阳的制止声中扑了上来,她匍匐在西木野真姬缠满绷带的身上,泪流满面的蹭着后者的脸颊。紧接着她被怒吼着的皇家魔法师狠狠地拉起来,劈头盖脸一阵骂。

西木野真姬迷迷糊糊,她把头转向在一旁替她检查伤口的小泉花阳:「我睡了多久?」这句话就像是她从肺里硬压出来,用尽了力气似的。

小泉花阳心疼她,用同样低微的声音回答:「两天,但是你身上很多割伤,而且这些鳞片在脱落……」精灵絮絮叨叨,可西木野真姬也只能听个断断续续,一是因为她的声音太小,二是她离自己的距离也有些远。

精灵祭祀的温柔可不代表其他人。皇家魔法师收拾完了潜行者,站在她身边高声宣布道:「你们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好,找到了『古老兽人王国』的遗址——虽然现在已经没了。」她说到这里就竖起眉毛,小泉花阳和星空凛下意识瑟缩了,「我还是要把报酬给你,因为妮可我答应过你。」

皇家魔法师从背后拿出一根被黑色布料缠得严严实实的长棍,将它递给小泉花阳。面对精灵不解而畏惧的目光,火法师偏过头解释道:「报酬,你应有的报酬!」说完,她又想起似的补充了一句:「别高兴得太早,你离一个合格的祭祀还差的远。」

「好了,你们都先出去,我有话跟西木野说。」矢泽妮可不耐烦地说。

「你上次还叫小真姬来着……」小泉花阳小声说,却被矢泽妮可狠狠瞪了一眼。星空凛见势不妙,立刻收回想要报酬的想法,牵着被火法师吓得不敢乱动的精灵逃离了房间。

星空凛很贴心的关好了门,矢泽妮可放松似的叹了口气:「现在给妮可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

「……我们被南小鸟派遣到这里,进入森林就被术士伏击了。然后南小鸟给我们的那个红色盒子打开了固有结界……」

「在地下吗?」矢泽妮可打断了西木野真姬的话,「地下是个空洞?」

西木野真姬艰难地点点头:「但是没有看到任何遗址,只是一个巨大的角斗场……那个叫做尤考·亚历山大的独角兽自称是最后的女王……」红龙感到自己没有力气了,干脆闭上嘴用力呼吸。

火法师还等着下文,但是西木野真姬故意发出的呼吸声让她明白对方现在没有心思和她谈话。矢泽妮可只能退让:「好了,妮可我明白了。你们进入那个结界就没有其他发现吗?比如珍宝什么的。」

「没有,我不缺。」

这个混蛋。矢泽妮可心想,这个从穷苦底层生活走出来的皇家魔法师现在从事的也是高消费的职业,所以矢泽妮可是真的掏不出多少钱:「有没有——和你能共鸣的——呃,妮可的意思是和龙类能共鸣的。」

已经闭上眼睛的西木野真姬睁开眼,她盯着矢泽妮可看了半天,直到对方耳根发红才若无其事地问道:「你知道了?」

「你把妮可看得也太扁了吧?!妮可我可是帝国最优秀的火系皇家魔法师啊nico!」矢泽妮可高声为自己辩解道,「妮可我第一眼就知道啦!」

「……是高坂告诉你的吧?」

被揭穿的矢泽妮可立即跳起来:「吵死了小鬼!伤员就给妮可我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西木野真姬也顾不上身体的乏力,和矢泽妮可就这样掐起架来。

「好了!停下来!我、我没有感受到那样的东西啦!」处于下风的西木野真姬转移话题,「南小鸟给我的盒子也没有你说的那种共鸣啦,但是盒子的话……具体情况还是去问问花阳她们吧。」红龙一边说着一边回忆在地下空洞发生的事情。

矢泽妮可愤愤地回答道:「妮可到那里的时候下面就是一片火海,谁还指望你说的那个盒子完好无缺啦nico!」她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下来,最后陷入了沉默。西木野真姬不解地看着她,矢泽妮可托起下巴自言自语似的说:「但是……凛那个家伙……给妮可一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上次妮可我并没有见到凛,但是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体里原本沉睡的某样东西被激发了。」皇家魔法师抬起头,她看着西木野真姬难以置信的眼眸,「她带给我一种,和普通兽人截然不同的感觉……可能是魔力上的。」

红龙意识到了矢泽妮可话中的意思,她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凛是没有魔法天赋的,换句话说,凛没有魔力。这一点花阳可以保证,而且多亏了她没有魔力,才没被术士的侵染……」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星空凛腰部被术士魔力侵染的伤口,打算下床去寻找门外的潜行者。

矢泽妮可按住了她:「妮可我已经处理好了,你没看见她刚刚活蹦乱跳的吗nico?」

西木野真姬松了口气,但是矢泽妮可之前的话让她再次提心吊胆:「你说你感受到了凛身体里有魔力?你是不是傻了?」

「西木野,你可以质疑妮可的行为,可你不能质疑妮可的实力。」皇家魔法师严肃的表情让西木野真姬更加紧张,「虽然比不上精灵族对魔力和元素的亲和,但是妮可我也是接受过魔法之神安东尼的祝福。」

她的意思就是确定。西木野真姬回忆起了自己昏迷前看到尤考·亚历山大的温柔笑容,却只感到浑身冷汗。不过这个亡国的女王的确有说过星空凛是自己的后裔,但准确来讲,所有的兽人都是她的后裔,可为何偏偏是星空凛遭到了毒手?

也许是她的表情太过明显,矢泽妮可忍不住说教道:「你以为这就是坏事了?」

西木野真姬抬起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地颤抖:「难道不是?」

「好吧,妮可大发慈悲的告诉你。这个叫做凛的小猫很幸运,她身体里的魔力被某种东西禁锢着,等待着她自己去探索。」皇家魔法师歪歪头,把严肃的表情收了回去。她看着表情复杂的西木野真姬,露出了漂亮的笑容:「我的导师曾告诉过我,我们这些人类以及亚人类的身体就是一块无尽的宝藏。也许我们天生没有你们龙类强大且聪慧,但是我们有着探索自己和学习知识的勇气。」

「你也能看出来,在你们三个之中,凛担任的职务就是探测和放哨。虽说她能够正面战斗,但是和你现在以及未来遇到的敌人相比,那并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话虽然不太动耳,但的确也是事实。

「小真姬,你一路上遇到的敌人可以说是和妮可一个层次的敌人。你和花阳是奥利瑞安的古老种族,在各种方面自然会比凛突出很多,你们的优点足以掩盖缺点。所以这一次,对于凛来说可能是个打破她们兽人命运的机遇。」

在灯光下,西木野真姬看到矢泽妮可绯红的双眸,正如太阳般闪闪发光。

「领导兽人,掀起一场革命。」

——

即将是——凛酱大·活·跃!先为至今未出场的绘里土下座xxx(绘里:????)

关于3.2

友人:你似乎很喜欢描写战斗场景

A:因为可以占篇幅嘛

友人:这么诚实吗?我还以为你会说写着很爽呢

一点也不爽啦!为什么我不会画画啦!

开学前强行更一波(以后可能没时间画了orz)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画的比较少

tag就不打了吧........

基友的女儿跟我的儿子

偷偷说一句:头画大了(.......)

百粉感谢~~~谢谢大家的厚爱

私心画了一织陆,因为他们太可爱了(cp脑

新老鱼一起放
17真的太好磕了,请尽快结婚(问题发言

我都怀疑我是假的西碳粉了(……),今年还是没有图()